彩票直通车

歡迎您進入頡林官方網站!
2013總訪問人數
位置:首頁 > 頡林簡介

頡林

頡林,字春林,又字長林,室稱二為草堂,1961年出生,山西省祁縣人。1987年畢業于首都師范大學書法專業,師從歐陽中石先生。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硬筆委員會委員、山西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山西省青年書法家協會藝術指導委員會專家、呂梁市青年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呂梁市硬筆書法協會名譽主席、山西晉商書畫院常務副院長、山西開明畫院副院長、山西八一書畫院副院長,仙人山西藝術研究創作中心創研部長、研究館員。正式出版有《頡林書法集》、《頡林書法》、《弟子規》等。

 

鴻鵠于飛 揮毫點墨頡藝林


“我記性差,又愚笨,只能把寫字經營好”,提及當年一起參加書法專科培訓班的同學們的現狀,頡林眼角一揚,自嘲道。

1985年,頡林入職呂梁公路局團委,酷愛書法的他每日都會利用閑暇時間在搜羅來的廢舊報紙上練字。一日,頡林像往常一樣,隨手取來一張報紙,折出方格,使勁壓了壓邊角,展開平鋪在桌上準備練字,一則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北京師范學院將開辦書法專科班,由歐陽中石任教。頡林一下子來了精神,回家翻出以前的課本,義無反顧地踏上了他的學藝之路。同年,頡林參加了北京成人高考,如愿考入北京師范學院第一屆書法專科班。那是歐陽中石投身書法教育后開辦的第一個書法班,也是中國當代教育史上第一個書法班,頡林身列其中,甚是慶幸。

“那時候的學習氛圍很好,都是名家指導。除了歐陽老師代主要的課程之外,草書有沈鵬代課、詩詞有林岫代課、隸書有劉炳生、古文字有高明。那個班當時招了90個學生,不過,如今仍堅持在書法上的不到一半。”回憶起跟隨歐陽中石和各界名家學藝的時光,頡林不無感慨地說。

頡林“能把寫字經營好”,或許的確是因為他“愚笨”,執著于書法藝術有種至死不渝的“二”勁兒。

“小時候雖然教育條件不好,但還是寫過一段時間毛筆字。自己對這方面比較敏感,學的也快。老師給我畫了兩個圈,我記得很清楚。”初次接觸毛筆字,頡林才七歲,教毛筆字的老師在頡林第一張毛筆字上圈了兩個寫得不錯的字。自此,頡林更加熱愛這門古老且富有變化、充滿韻味的藝術。這一執著,便是四十幾年。在書法藝術上,頡林有鴻鵠之志,而他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也如他的名字一般,頡飛于藝林,不懈努力,始終向上。

“書”山有路 以勤為徑

“我這個人固執,想起那個‘墨成池’的道理,我就準備好了下死功夫。古人有加重筆桿練筆力的,我就把筆桿換成鋼筋棍。當然,力量大了不一定就能寫好,但一定沒壞處。功夫到了,自然能看出成績來。”頡林練習書法自有一套訣竅,“學書法還是要從楷書入手,楷書點畫豐富、有粗有細、有方有圓。有些專家主張從篆書入手,我個人倒覺得篆書線條簡單不夠豐富、沒有多大變化,不適合初學者培養對書法的感覺”。

頡林是這么教學生的,自己也是一日日這么實踐的。初學書法,頡林還只是個二十出頭、尚未立業的小伙子,然而,生活捉襟見肘的頡林卻并未因疲于應對生活而放棄書法。“當時生活條件不行,用不起紙,我就寫在報紙上。”頡林邊說邊順手拿起32 開版的報紙輕車熟路地折起來。“就這么折,一面能寫24個字,一張報紙四面就能寫96個字。我當時一天要寫一千多個字。”

一日一千字,一寫就是六個小時,頡林如此極端地練字在別人眼中可能有些急功近利,然而這種驚人的毅力卻沒有辜負他對書法藝術的熱忱和追求。因為有之前專業的功底作基礎,頡林很快就掌握了楷書的結構和筆畫變化。

頡林用勤奮為自己的藝術生涯拓寬了道路,而他的執著也深深地影響著他的學生。

采訪中間,頡林的學生帶著自己近期的成果來找頡林請教。厚厚的一沓楷書,三張行書,已過不惑之年的寧先生尋著老師的腳步一個腳印一個腳印地摸索著。

“楷書我已經練了有一年多時間了,這才剛開始試著寫行書。有時候一天最多能寫三四百個字。”寧先生將字小心翼翼地擺在寫字臺上,等著頡林指點。“我這不算勤奮,都是受老師影響。老師現在還經常寫到一兩點。”

“也不是勤奮,只是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才能靜下來。書法也要講求靈感的,沉下心來靈感才會出現。”頡林一本正經地解釋,又不失時宜地開玩笑說:“我這是生活不規律的壞習慣,你們年輕人可不要學我。”

頡林對書法的認真,不僅體現在他練字的時候,作為一名教書法的老師,他也足夠認真。采訪間談及酒對藝術的作用,頡林便又給學生上起課來,“酒確實能產生靈感。它能讓人手腕更加靈活,大膽創新,對用筆和字的結構上的創新很有益處。但什么事都要有個度的掌控。有機會你可以試試”。

頡林與這位學生結緣,完全是出于這位學生對書法狂熱喜愛的原因。愛書法,也憐愛書法之人,推己及人,頡林總有些惺惺相惜。

“老師的字像要跳出來一樣,尤其是那一轉筆,仔細看總有些3D效果一樣的感覺”,提起頡林的字,寧先生的膜拜之情溢于言表。

那一轉筆,頡林悟了許多年,也練了許多年。“書”山有路,頡林用勤奮鋪就。彎彎折折這么多年,頡林一如既往地走著,踏實而勤懇地悟著書法的“道”。

 

書法有道 貴在用心

 

“歐陽老師跟我們的成長環境不同,他趕上了藝術和學術最輝煌的時代,那個時代學術和藝術都是純粹的。除了書法,他還精于其他學科。他繪畫師從齊白石、書法師從吳玉如、詩詞師從張伯駒、哲學師從金岳霖、馮友蘭,我從他身上學到的最多的可能就是書法之道。”

頡林學到的書法之道,是始終堅持心無旁騖地鉆研。
 





書法班畢業二十年后,頡林又回到首都師范大學(原北京師范學院)參加書法碩士研究班的學習。開班前,頡林去探望已逾古稀之年的歐陽中石,“歐陽老師問我來北京干嘛,我說學習。我們誰都沒料到這么多年過去了,還能在課堂上再續師生的緣分。”頡林回味起參加碩士研究班的經歷,喟嘆之余仍念念不忘開學第一節課的情景。

開學第一節課,歐陽中石走進教室,頡林頗為驚訝,他沒想古稀之年的老師還工作在書法教育的一線。歐陽中石走上講臺,在人群中一眼便認出了頡林,他把頡林叫到身邊,有些詫異地問頡林怎么在這兒。“我說來上課,歐陽老師沖我一笑就讓我回到座位上。”

歐陽中石在課上做得第一件事讓頡林至今都深感意外。“我們這期學院里面有一位85級的同學,他的名字叫頡林。我們大家可以向他問好。他參加了第一屆書法班,二十年后又來學習。書法就是個持之以恒方能見成效的事情,書法的道在于不斷地摸索、不斷地學習。”歐陽中石在第一節課上講的話,頡林依舊記憶猶新。

研習書法二十幾年間,頡林從未中斷過學習。“我經常跟要好的朋友講,技藝是要退化的,一定要不斷進取,補充新鮮的能量進來。吸收別人優秀的東西會讓自己有新的靈感和進步,這就像血液,有源源不斷的、新的血液注入,就永遠不會凝固。”頡林悟道書法,博采眾長,也有了自己的書法之道。

“藝術的最高層面是能感覺到而不是看見。書法講究味道,要有韻味在里面。書法過于注重形態、結構的與眾不同就走了極端,寫出來眼花繚亂卻平淡無味。”頡林找出畫冊,邊介紹邊指給身邊的學生看。“學書法的人要有一個信念,就是中鋒用筆。偏鋒容易走上極端。王鐸(明末清初時期著名書畫家)就力主中鋒,他的字跡厚重又不失靈活,很有味道。”

中鋒用筆,“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墨跡向兩邊滲透的寬度相同,使線條厚實凝練,有力透紙背之感。中鋒用筆源于篆書的圓筆,經過歷代書法家洗練和發揚,在任何一種書體或風格的用筆中都能看到這種超越個性趨向的用筆追求。中鋒用筆在書法層面詮釋了中國人的傳統精神和審美意識,已經成為書法中最重要的筆法,以致自古就有“善用中鋒,雖敗筆亦圓;不會中鋒,即佳穎亦劣;優劣之根,斷在于此”的說法。

“乾隆皇帝的字遒勁飽滿、厚重圓潤。研究一下,其實是跟他的人生閱歷和中國傳統的審美取向分不開的。到后期,他的字多少有點功德圓滿的味道。這也是中鋒用筆才能有的效果。”頡林介紹說。

頡林的字繼承了中鋒用筆的主流筆法,同時也富有個性化的用筆變化。筆筆遒勁有力、力透紙背,卻每一轉筆都輕重有度,虛實相和;骨正肉厚,逆鋒藏鋒皆進退有度。“古人講‘用筆千古不易,結字因時相傳’,可我倒覺得結字因人因時而異。個人閱歷不同、心境不同、審美追求和社會主流價值觀也不一樣,寫出來的勢必有差距。人和字是相通的。”

“不攀權貴 不拜老師”

“我學藝的原則是不攀權貴、不拜老師,但這并不是因為我清高或者已經有歐陽老師了。如今的拜師學藝不比從前,功利色彩太濃”,談起當下書法界之“怪現狀”,頡林直言不諱地說,“還有人千里迢迢去其他省拜師,其實就是圖個名,并不是真得要學藝,動機不純,對提高水平無益。”

在頡林的認知里,擁有獨立藝術人格的畫家才能有不附庸的作品。真正愛書法之人,是不以書法帶來的利益和投資回報率為前提的。熱愛,就是朝著心里那個方向一步步邁進,為其癡狂、為其義無反顧。頡林如是,因而常年陪伴他左右的老師就是那本沉甸甸的書法大字典。

在書協供職多年,頡林獨善其身的同時還操心著山西書法的發展。“今年年初中國書協組織了個草書展,咱們的作品不比外省的差,這是共同的認識。咱們以前也跟四川搞過交流,四川是書法大省,他們的書法家也說過不如山西。我實實在在地講,之前大家對山西書法的發展持有批評意見,還是因為自身的發展比較閉塞。咱們山西人比較保守,對外拓展交流的少,再者就是重視程度不夠。”提及山西省書法發展的現狀,頡林著急著為山西書法澄清偏見。

十幾年前,頡林為畫室取名“二為草堂”,在征求歐陽中石的意見時,歐陽中石問他“二為”有何用意,頡林認真地說:“一為取自‘無為無物’,順其自然、清心寡欲;一為取自‘二為方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服務。”

如今,這“二為”皆已實現,但頡林的“二為”目標仍在繼續,用頡林自己的話講,只要“二為”草堂的門還開著,這“二為”目標就永遠不會有句號。

财神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手机版下载_彩88手机版下载 彩88_彩88「官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欢迎您 彩88-彩票直通车 彩88-Welcome 购彩之家|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