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直通车

歡迎您進入李夜冰官方網站!
2733總訪問人數
位置:首頁 > 評論 > 超越性繪畫與繪畫性超越

超越性繪畫與繪畫性超越

發布時間:2019-08-28 17:18:33編輯:賈德江來源:億點網

——當代中國畫彩墨大家李夜冰的藝術概論


        看李夜冰的中國畫,你無法不激動。因為他與眾不同,他的畫不同凡響。他的作品極豐,似燦爛云霞,有表現荷塘的流光溢彩,有表現域外的異國風情,有表現晉中民居的故土情懷,有表現傣家竹樓的明媚春光,他的足跡踏遍了大江南北、五洲名域,記旖旎風光于筆下,貯萬傾荷塘于胸中。他的技巧極新,或“以色代墨見其筆”,或“色墨混用求其韻”,或“線面結合含氣骨”,或“疏密得當觀其勢”,或“有法無法取其度”,或“有筆無筆重其神”,他以他創立的中國畫“新六法”及與此相關的圖式,融古典色彩、自然色彩、西方色彩與內心色彩為一體,冶傳統技法與現代西法于一爐,讓激情蕩漾與彩墨輝映互為表里,以強烈的中西繪畫融合的風格特征,實現對傳統與現實、東方與西方、前人與今人的超越,追求某種前所未有的博大、新艷、開明、融通的人文精神的價值取向。李夜冰的雙腿可以堅強地插在本土,他的雙翼可以自由地飛翔在天穹,而他的心卻一直關愛著中國畫藝術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年逾80高齡的李夜冰先生,依然充滿青春氣息,不停地揮動他的如椽大筆,以水墨與色彩的交響,為我們的時代譜寫著華美的樂章。
        中國歷史上曾有過多次東西方文化的碰撞。有著各自深厚傳統的東西方文化也曾在這短暫的碰撞中產生過心靈的火花,留下過不少融會貫通著東西方藝術智慧的杰出藝術品,也出現了徐悲鴻、劉海粟、林風眠引進西方現代美術理念開風氣之先的代表人物。但是,他們似乎沒有李夜冰幸運,沒有李夜冰得天時地利人和的生存背景。當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為李夜冰提供了新的契機,愈益頻繁的東西方文化交流、對話,對他的藝術發展產生了不可抗拒的影響。李夜冰的這些自由運用東方繪畫傳統,并大膽采用西方現代造型手段創作的繪畫作品,正是受益于我們這個千載難逢的多元文化相互滲透交融的時代環境。歷史給予他在東西方先后受到良好藝術熏陶的機遇,更令他獲得了跨越東西方的廣闊文化視野,這使他對東西方藝術傳統的魅力及其精神內涵都有深刻的領悟。
        生于1931年的李夜冰,從事美術創作60余年,有過非凡的人生經歷。他曾沖鋒陷陣于腥風血雨的戰爭年代,也在解放區從事過戰地美術的宣傳。新中國成立后,他曾在工藝美術設計研究系統擔任總設計師和領導職務40余年,涉獵油畫、版畫、年畫、國畫、工藝美術、舞臺美術等多種藝術門類。青年時代的他還曾借調在中國革命博物館工作,有幸得到董希文、羅工柳、石魯、程十發、關山月等大師的教誨,并同他們一起深入生活、旅行寫生。他也曾沉陷掙扎于是非顛倒的特殊時期,也曾尋找機會跨越過無數的大山大河,寫生數以萬計的作品。近年來,他又有計劃地出訪世界五大洲40多個國家的80多座城市進行藝術考察和寫生創作。參悟人生,體悟自然,覺悟世界,李夜冰站得更高,眼界更廣,心胸更寬。他敏感地預見,像徐悲鴻那樣,以西方寫實繪畫改造中國畫的前景并不樂觀。他欣賞劉海粟對西方后期印象派的倡導以及他在中西融合方面的探索,只可惜劉氏的成功率較低,留世的成功之作不多,且優劣互見。李夜冰從不諱言他的藝術深受林風眠的影響較多,尤其是林氏的彩墨風景,是他心儀已久的范式。不過,與林氏不同,他在創造個人的藝術風格時,在將色彩大規模引入他的中國畫時,更多地強化了文人畫傳統的筆精墨妙,強調了畫面的深度與廣度,而不是“西方繪畫中心論”的立場。
        相對于徐悲鴻、劉海粟、林風眠,李夜冰是一個兼收并蓄更具有現代主義前瞻性的藝術家。他沒有因意識到傳統繪畫的可貴就一頭扎進傳統不能自拔,也沒有因認識到西方寫實古典傳統的局限便完全拋棄西方繪畫的優長,而是在認識到西方現代主義繪畫與中國傳統繪畫的結合具有廣闊的前景時,敏銳地以色彩和筆墨為核心,將后印象派的色彩、光影、構成與中國畫傳統筆墨的點、線、潑、皴、染有機地結合起來,自始至終堅持以寫生帶動筆墨的新變,在不放棄形的訴求中,出神入化地去發現美、營造美。他的中國畫的卓犖之處在于在傳統筆墨框架中表現出嶄新的精神氣象,在于在“墨顯色輝,色助墨韻”的彩墨互動中產生一種奇異的感覺,其用色、運筆、施墨皆逸出了文人畫傳統,又不是對于西法的盲從,而帶有一種現代感的個人化印記,可謂獨家妙造、異彩紛呈,充滿和諧、充滿天趣、充滿詩境。
        每個人都有心中的世界,李夜冰的畫就是他自己的世界。他的世界大體由三個方面內容所組成:一是荷塘寄懷,二是民居尋夢,三是異國探勝。
        出于崇尚高潔與淡泊的性情,李夜冰偏愛畫荷,為的是營造一片精神凈土,在歌頌生命力頑強的同時,把讀者帶入一個纖塵無染、清靜瑩明的琉璃世界。因此,李夜冰畫荷不是以狹小的孤芳自賞的視覺描繪少許的荷花、荷葉、荷梗,而是畫荷塘的宏大景觀。他畫的荷也不是歷代畫荷名家或工或寫的傳統樣式,只在兩度空間里最大限度地發揮中國畫工具材料的性能,而是借助自己傳統文人畫的深厚筆墨功力,把西方色彩引進荷塘,以激情四溢的“以色代墨”的潑灑和“交響式”的線條與色彩的混用,在滿構圖的西方取景方法中以墨托色,創作出一系列可以從表層到底層連續解讀的三度空間結構的作品。畫中那些縱橫捭闔不失書法意味的視覺符號,那些凜然不可侵犯狂飆般的彩墨架構,帶給我們的視覺沖擊力是空前的。他畫出了風云際會荷塘的頑強,他畫出了陽關燦爛荷塘的輝煌,他畫出了冰清玉潔荷塘的芬芳,他畫出了金風蕭瑟荷塘的秋艷,他畫出了殘葉枯梗荷塘的奇崛,更重要的在于李夜冰的荷塘是西方色彩構成與東方筆墨韻味的結合,拓展了東西方傳統繪畫的空間意識,使人們對超越感官的無窮無盡的理解力極大地豐富起來。李夜冰的“荷塘系列”作品,體現了這樣的藝術目標和藝術理想,即在保留和提純中西傳統的精妙之處,并將它們作為最基本的元素去解構、擴大,在世界藝術的大范圍中去呈現一種獨到的序列結構,達到博大輝煌的視覺景觀。
        如果說,中國畫是現實與浪漫的結合、主觀與客觀的統一,那么,李夜冰的《荷塘寄懷》系列更傾向于浪漫主義,是浪漫中的現實,有個性背后的共性;而他的《民居尋夢》《異國探勝》系列作品更傾向于現實,是現實中的浪漫,有共性中的個性。也就是說,他筆下的荷塘,雖研究前人作品,更深入荷鄉即景寫生,但更注重主觀意趣的表達;而他的國內民居和國外風情的采擷,則在所見、所知、所想的真切感受中,更偏向客觀的描述。
        1990年離休之前,因美術創作和工藝美術研究工作的需要,李夜冰走遍了祖國各地,領略了三山五岳、北國草原、江南水鄉、南疆邊陲、天山南北、雪域高原的祖國山河之美;離休20多年來,國門大打,李夜冰有了更多走向異國他鄉的機會,飽覽了大洋彼岸的多所城市的海外奇觀之美。他的《民居尋夢》和《異國探勝》系列山水作品,也就伴隨著他的步履足跡應運而生。
        顯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李可染先生的多次外出寫生的創舉對他影響至深。研究李可染先生的道路以及他對寫生問題的見解,使李夜冰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沿著李可染先生抓住“寫生”這一重要環節推動中國山水畫發展之路前行。他們的共同之處都是導源于自然山川寫生的強烈現象,都是巧妙地把包括關注形、光、色在內的西畫的創作技巧,有機地融在傳統的、寫意的筆墨體系之中,都堅持“洋為中用”的原則,在中西文化藝術廣泛交流的大潮中做以中為主的融合,目的是為寫意的中國畫在保持研究民族特色的同時,獲得更強的表現力。所不同的是,李夜冰在山水畫創作中,始終既尊重客觀自然之美,又忠實于自己獨特感受,豐富多彩的筆墨技巧的變幻、西方印象派濃艷多變的植入、“一花一世界”的不同意境的營造,使他的作品不拘一格而呈現出“法由景生”的新鮮感,具有多種美學旨趣和內涵。而不是李可染的一味求黑,強調一個“狠”字,把山一律畫成背景逆光,雖承繼了黃賓虹的積墨,卻丟失了黃賓虹金剛杵般的用線,成為名副其實的“白山黑水”。
        取材于民居的風情山水,是李夜冰情有獨鐘的選擇和建構,也是他進行多種風格的嘗試與探索的實驗田。從家鄉晉中石頭壘成的農家院落,到鱗次如星羅棋布的太行窯洞;從鳥瞰古城古建的百年變遷,到老屋老檐的驚世三雕;從高宅深巷的撲朔迷離,到似夢非夢的孔雀之鄉;以九曲黃河第一鎮的奇偉夭嬌,到明珠更燦爛的香港街景,或水墨淋漓,或彩墨交融,或皴擦寫實,或沒骨寫意,或點線交錯,或線面相融,根據理法,根據自然,李夜冰把妙在控制與非控制之間的水墨表現力推向極致,把最具群眾性的色彩感染力發揮至極,從中又顯示出在取象、構境、寫情等方面繼承傳統又超越傳統,取法西方又變化融通的一些共同趨向。由于所表現的主題是他體驗到的、看到的、直接的,甚至可以說是他刻骨銘心的,因而他筆下的景致最為貼近生活的,最為親切可人的,也更具有時代的特征。李夜冰是懷著深切熱愛、眷念和美好的祝愿去描繪那里的一切景觀,一切都顯露著歷史聯系中的滄桑感,一切都蘊含著古貌新機的生命力。我認為,他的這種風情作品為山水畫的寫生別開了生面,而且給予了強化和提升。
        《異國探勝》系列是李夜冰五大洲旅行的風光寫照,當他面對大洋彼岸的異國風情,他總是抑制不住內心要表現它們的激情,并始終保持著這種情感于筆端注入畫卷。他的筆墨因此有了靈性,他的圖景由此觸目驚心。他善于以敏銳的目光捕捉著生活中美的事物和自然中美的景色,他更善于借西方的他山之石,去開發民族傳統藝術的新生。他內心深處的強烈愿望,就是如何吸取外來藝術精華以促成民族的傳統繪畫藝術的現代轉型,如何在繼承和弘揚民族傳統的基礎上,使他的作品超越洋人,超越古人。他形成了自己藝術的實驗方案,即綜合中國水墨材質不可替代的特殊表現力和西畫在色彩、光感、肌理以及具象、抽象等表現手法,去營造具有異國情調而不失東方神韻的彩墨景觀。《異國探勝》系列作品的五光十色是他這一實驗方案實實在在的成果。他帶給人們的是《費城街頭》的燦爛,《夜紐約》的繁華,《銀座之夜》的炫目,《塞納河傍晚》的靜謐,《拉斯維加斯一日》的神奇,《曼谷大皇宮》的富麗,《圣彼得堡雨天》的安詳,《肯尼亞森林賓館》的優雅,《雨中巴黎》鐵塔的巍峨,《巴西海濱》的喧鬧,《埃及古城——孟菲斯》的肅穆......李夜冰為我們創造了一系列不可度量的迷人空間,并在這些空間中借用中國傳統筆墨變幻莫測的點畫結構來表達一種超越東西方文化傳統價值觀念的新視野,讓我們在賞讀這些迷人空間同時獲得一種身臨其境的人生體驗。從這一層面看,無論是李夜冰的《荷塘寄懷》還是《民居尋夢》《異國探勝》的作品都是通過對中國文化資源的征用和重組,以一種“世界化”的方式,向西方世界展示了中國文化某些方面的特質。他要告訴大多數西方人,現代的中國畫不只是古老的燦爛的東方藝術,已經具有了現代人的痕跡和氣息。
        毫無疑問,李夜冰是一位具有開拓精神和進取精神的現代藝術家。他至少在兩個方面實現了它繪畫性的超越:第一,它既充分發揮了中國水墨隨機滲化的特質和書法線條的抽象表現力,又能自由地運用光色、肌理和立體感作為啟動情感的重要媒介,從而突破了傳統水墨藝術的平面性,有效強化了水墨滲透化機制和書法線條的視覺沖擊力。第二,他借助于長期積累的理論識見、經驗修養完成了上述的聚合與轉換,提供了一個超越現代與傳統、西方與東方二元對立的范例,為當代中國畫的創新開拓了思路和視野。
        對藝術家來說,最大的心愿是在有限的藝術生涯中,努力使自己超越時代,超越歷史,從而使自己有限的藝術生命趨于無限,趨于永恒。
        這或許正是李夜冰先生所執著追求的境界,也是他青春永駐、藝術長青的奧秘所在。
 
                                                                                                                                                                             2013年3月24日于北京王府花園

更多相關

财神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手机版下载_彩88手机版下载 彩88_彩88「官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欢迎您 彩88-彩票直通车 彩88-Welcome 购彩之家|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