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直通车

歡迎您進入李夜冰官方網站!
3336總訪問人數
位置:首頁 > 評論 > 融合與開拓

融合與開拓

發布時間:2019-08-28 17:57:04編輯:鄒躍進來源:億點網

試析李夜冰的中國畫探索

自上世紀四十年代以來,李夜冰就一直從事藝術方面的工作。他在四十年代創作過版畫,五十至七十年代創作過油畫、年畫和中國人物畫。在此期間,李夜冰所處的歷史正是毛澤東的文藝思想占據主流的時代,李夜冰像當時所有的藝術家那樣,堅持走藝術為政治和大眾服務的藝術道路,與此同時,他也在油畫和中國人物畫的藝術本體語言上,進行過深入的研究和探索。改革開放之后,李夜冰的藝術創作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階段,即開始從藝術為政治服務的文藝方向,轉向對藝術本身的研究、探索和實踐,專心于中國山水和花鳥畫的探索和創造。我在本文中主要討論的就是李夜冰在八十年代藝術轉向之后的藝術創作及其意義和價值。

很顯然,李夜冰的藝術在總體上承續了二十世紀中國畫以來的傳統,這個傳統在我看來,不僅表現在藝術形式和審美趣味的革新和創造上,而且更為重要的是有一種對待中國古代繪畫傳統的特定態度。這種態度,簡單地說就是在西方文化沖擊下,中國畫家在藝術創作中對中國古代傳統文人畫的復雜而又矛盾的心態,那就是既要否定傳統文人畫遠離現實生活,不食人間煙火的文化意味和審美趣味,又要繼承它的筆墨語言和相應的藝術慣例。從某種意義上說,二十世紀以來的中國畫就是在這種對待傳統文人畫的復雜關系中,開辟出一條新的藝術道路的。我認為李夜冰在八十年代之后專心于中國山水和花鳥的藝術探索時,實際上已深受這一傳統的影響。不過,在此我想特別指出的一點是,與二十世紀早期中國畫改革的先行者比較起來,李夜冰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從事山水和花鳥畫的創作時,面對的已不是一種傳統,而是兩種傳統,即中國古代以文人畫為代表的老傳統,和二十世紀以來中國畫改革之后的新傳統。正是這一特定的歷史位置,使李夜冰獲得了超越前人的思考和實踐中國畫的優越視角和立場。

李夜冰站在新老兩種傳統之間來思考和實踐中國山水和花鳥藝術的這一特征,使他特別重視二十世紀以來中國畫改革所取得的成果。在我看來這主要表現在李夜冰的藝術作品在總體上呈現出充滿陽光,清新明朗,生氣勃勃,樂觀向上的藝術風格和審美趣味。從花鳥畫的角度看,這一新的傳統與海派,特別是吳昌碩,齊白石,以及新中國成立之后持續不斷地對傳統花鳥畫的視覺語言和審美趣味的改造有關系。在山水畫上,二十世紀形成的新傳統則與早期的嶺南畫派,以及解放后的長安畫派、新金陵畫派等山水藝術家對傳統文人山水的改造和變革相關聯。所以,我們能發現在李夜冰的花鳥藝術中,沒有中國古代文人花鳥畫所崇尚的憤世嫉俗、孤傲冷僻的藝術傾向,在他的山水畫中則沒有傳統山水畫所重視的那種蕭條淡泊的審美趣味。

盡管說李夜冰在總體上繼承了二十世紀以來中國畫發展所形成的新傳統,但是他仍然根據自已對藝術的認識和對生活的體驗,對這一新的傳統進行了變革,形成了自己獨立的藝術風格,為這一新的傳統做出了貢獻。原因在于,李夜冰在他的藝術思考和實踐中,極其重視中國古代文人畫家關于筆墨語言的觀念和實踐,對于推進中國山水和花鳥藝術發展的重要性。這樣,在李夜冰的藝術中,就形成了兩種傳統之間的對話和融合,并通過這種對話和融合,使李夜冰超越了新老兩種傳統的制約,開拓出了一條新的藝術道路,形成了自己的藝術風格,表達了一種新的審美理想。

對明朗清新,富有現實感和現代性的藝術風格的探索,使李夜冰在山水和花鳥藝術的創作中顯現出一個顯著的特征,那就是不拘一格地使用色彩及其色彩間的強烈對比,以達到出人意料之外,又符合審美規律的視覺效果,同時又不失傳統繪畫的韻味。究其根源在于李夜冰對色彩的重視,其其筆”,“色墨混用求其韻”。所以,我們能發現在李夜冰的作品中,用色就像用墨那樣具有用筆的力量和意味,而在色彩與墨的混用與組合中,李夜冰特別善于用墨色的濃淡干濕,與豐富的色彩形成和諧統一的色調。色彩的純度愈高,他用的墨也就更深更濃,如在《夕陽映輝》《圣火之花》《夜紐約》《五彩湖》等作品中,由于用了深重的墨色,使畫面上絢麗燦爛的色彩顯得更加光彩奪目,具有強烈的視覺沖擊力,與此同時又不實也是對以水墨至上的傳統文人畫的否定式的繼承,這是因為在李夜冰的藝術六法中,第一法和第二法談的就是色與墨的問題。他說:“以色代墨見失傳統水墨藝術的神韻。從某種意義上說,對色彩的大膽使用和有效控制,是李夜冰的中國畫探索的一大特色。

也許是由于李夜冰是在中西文化的沖撞和交融,新傳統和老傳統的差異和比較研究中,同時探索山水和花鳥藝術的,所以,在藝術形態和審美意趣上,他的中國畫都具有在畫種的邊緣地帶游走和融合的特征。這些特征具體表現為在花鳥畫中,李夜冰引入了觀察山水的視角,如在《.葉枯桿萎香遠去,留得清塘任魚游》《出淤泥》等作品中,他把荷花置于相應的自然環鏡中,并用西方的焦點透視展現它們與荷塘、大地和天空的聯系,由此而營造出了一個充滿勃勃生機的審美境界。而在山水畫中,如在他創作的山西民居系列,異國風光系列作品中,李夜冰幾乎同時采用了中國的山水、花鳥、西方的風景,以及中國傳統的工藝美術和西方現代的抽象藝術等各種各樣的方法,以表達氣象萬千,豐富多彩的現實世界的藝術特征,如《古城飛雪》《鋪面雅趣》《巧手織秋容》《尼亞加拉幻想曲》等作品,都是這方面的代表作。當然,這并不是說李夜冰在每一幅藝術作品中,都同時采用眾多的藝術手法,事實上他是完全根據對象的特征和他自己的藝術感受來使用最有效的藝術方法的,同時也與他轉益多師,畫過油畫,研習過工藝美術,考察過世界各地的藝術,從而在藝術思想和表現技法上具有較全面的修養有關系。正是由于這種藝無定法和無法而法的自由,使李夜冰的藝術既有一種明朗歡快的總體基調,同時又具有豐富多樣的藝術風格。

很顯然,李夜冰在藝術語言上的創新求變,都是為了更好地表達對象和自我的精神世界。他筆下的花草世界,晉中的山村與民居,大自然與異國的風光,之所以都充滿生機,富有活力,都是因為李夜冰對人類生活的這個世界充滿了無限的熱愛之情,對一切生命都充滿了敬意的緣故。事實上,也正是藝術家的這種愛與對象生命的物我交融,使李夜冰的藝術獲得了催人奮發向上,讓人熱愛生活與生命的精神力量。


(本文作者為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論系主任)

更多相關

财神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手机版下载_彩88手机版下载 彩88_彩88「官网彩票直通车」 彩88-欢迎您 彩88-彩票直通车 彩88-Welcome 购彩之家|平台官网